重庆东之旭餐具消毒公司申辩书-胡代国代理357例
2018-08-09 22:02:17
  • 0
  • 0
  • 0

申 辩 书

重庆市大渡口区环境厅行政执法支队:

申辩人:重庆市东之旭餐具消毒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联系电话:

      申辩人对《渡环执罚告【听】字【2018】62号》行政处罚事先(听证)告知书不服,发表如下申辩陈述意见:

       一是申辩人的“废水污染处理设施”是从厂家购买的,是按照污水治理设施工艺流程及操作规程进行的,工艺流程结果必然产生少量的气浮物质。但公司工作人员是定时对该少量气浮物质进行了打捞的,并没有将该少量气浮物质直接排出。执法人员也没有监测到申辩人向外排放过气浮物质的证据。因此,拟设行政处罚缺乏事实根据,涉嫌行政乱作为,涉嫌莫须有。

       二是执法人员仅仅凭眼睛观察,该“废水污染处理设施气浮环节曝气不足”,拟出行政处罚结论,没见检测报告没有法律事实作为支撑处罚的依据,难以说服行政相对人,属于行政处罚程序违法。

      三是,即便是执法人员看到申辩人“废水污染处理设施气浮环节曝气不足”,也不是申辩人的故意行为;且在这之前未收到相关部门的责令改正通知书。因此,该行为不能认定为是申辩人的违法行为,将申辩人“废水污染处理设施气浮环节曝气不足”认定为违法行为给以行政处罚十万元以上百万元以下是认定事实牵强。是企图将企业一棍之打死,与发展经济、解决就业的国家精神不符。法学界认为:法律背后是法理,法理背后是人情【人之常情】,人情背后是利益【公众的利益】。申辩人认为,涉案行政处罚告知书的拟处罚行为于法于理、于情、于利不符。

       四是根据《重庆市环境保护条例》第九十五条拟对申辩人行政处罚是适用法律错误。因为前面的三项客观事实证明:申辩人根本就没有违法。因为,申辩人的废水污染处理设施气浮环节曝气虽然不足,但那只是其中的一个流程环节,且该环节产生的气浮物质的下一环节,申辩人是先打捞气浮物质后,才排放的符合环保标准的水。且执法人员并没有证据证明,申辩人有气浮物质排出污染环境的违法事实。案涉处罚是牵强附会,行政乱作为。

       五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有关“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处罚。”的规定,本案不应当行政处罚。应当依法撤销案涉行政处罚告知书。

此致

                                      申辩人重庆市东之旭餐具消毒有限公司【公章】

                                                                                                           2018年8月10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